您的位置:4166澳门金沙网娱乐 > 互联网资讯 > 速途网年终特刊:2018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

速途网年终特刊:2018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

发布时间:2018-12-31 04:36编辑:互联网资讯浏览(177)

      2018年,对于中国的互联网来说,剧变的步伐从未休止。在互联网的巨浪之下,既带来了不少的机遇,将不少企业推向繁荣;却也让不少企业折戟沉沙,甚至整个行业迎来寒冬。

     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车轮,碾过时光,向着无限光明的前方驶去。但这一年之间在发生的点点滴滴,如留下的车辙一般值得每个从业者反思、警醒。

      如果说2017年是共享单车最为繁荣的一年,人们还热衷于讨论“摩拜和ofo谁会收购谁”的话题。谁也想不到,如日中天的摩拜和ofo,如今一个卖身一个赖账,境遇仿佛从天堂坠入地狱。

      4月4日,美团宣布全资收购摩拜。收购后,摩拜在未来将保持独立品牌、独立运营,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,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,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,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。

      然而这一切只是摩拜高层变动的开始,继摩拜CEO王晓峰离职、CTO夏一平被调任美团担任出行实验室部负责人之后,胡玮炜重新出任CEO。摩拜在合并中A、B 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共计套现7.5 亿美元现金,相传其中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人民币。

      套现之后的胡玮炜,何时退场也就成了时间问题。12月23日,胡玮炜在内部信中宣布卸任摩拜CEO一职。虽然实际套现数字存疑,但这位80后的女创业者在共享单车衰败前夜,套现几亿微笑离场,这份决绝令人钦佩,但被置于脑后的“接盘侠”们,心酸又与谁人说。

      今年,关于ofo遭遇资金困难的报道层出不穷。11月,有媒体指出在过去的3年半时间里,ofo烧掉了100多个亿,除了留下近65亿的负债,还有一堆破旧、损坏的小黄车,制造了大量的城市垃圾。

      而在12月初,ofo更是将APP退押金“变灰”。退押金的周期也从最初的秒退延长至0-3个工作日,随后再延长至0-15工作日。近日更是线下登记,线上排队超千万人。

      虽然戴威曾多次公开发声表示勇于承担责任,但欠下的数十亿押金,仅是ofo挪用押金的冰山一角。已成为“老赖”的ofo和戴威如今众叛亲离、四面楚歌,究竟谁会成为ofo最后的“接盘侠”呢?

      4月16日,美商务部发布对中兴通讯出口权限禁令,禁令有效期为7年。7月14日,经过80多天的谈判,中兴在美禁令终于解除。除了交罚款、换管理层外,也带来中国社会对知识产权保护、核心技术自主等一系列问题的反思。

      中兴通信的主营业务有基站,光通信及手机,其中核心业务是无线基站。禁令之后,供应商被要求停止无线基站中比较核心的芯片供应,由于这些核心部件都是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,中兴在芯片方面的自给率严重不足,因此一时根本无法找到替代产品,进而无线基站业务将陷入停滞状态,使得让中兴业务遭遇重创。

      中兴事件之后,国内科技企业加大了对于“自研系统+自主芯片”的重视程度。中兴、华为、百度、阿里巴巴等企业纷纷宣布正在或已经完成了自主芯片的研发。未来,自主芯片必将成为互联网科技巨头的“标配”。

      如果说2017年的锤子科技是“见证黑马的诞生”,那么2018年这匹黑马要“马失前蹄”了。而这由盛转衰的开端,源于一场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(手机发布会参加人数)的发布会。

      5月15日,罗永浩在北京“鸟巢”(国家体育场)召开发布会。发布会上,锤子科技首先发布了自己的最新旗舰机——坚果R1。然而,本应该唱主角的手机产品却成为了发布会的配角,取而代之的是号称“革命一号”的TNT。

      然而,一向口才不错的罗永浩,最终还是没能向观众解释清楚TNT是一套软件系统,导致人们将关注点全部集中在频频出现小失误的“坚果TNT工作站”之上。这套半成品软件系统,不仅让为锤子手机慕名而来的观众略感失望,更是让坚果R1的声量极其微弱,并遭遇滞销。

      在之后的坚果Pro 2s和锤子“生态链企业”发布会上,虽然老罗仍然出场带货,但是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,也让锤子遭遇了空前的财务危机。8月,便有媒体曝出锤子资金链紧张,并开启大规模“人员优化”,手机业务很可能中止或被收购,罗永浩也一度在社交媒体中沉寂。

     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锤子科技能否迎来2019年的“开箱演出”,至少没有像隔壁金立一样,因老板“失去梦想”赌博而迎来法院裁定破产。

      2015年,自如入驻的租户给出了“三年不涨房租”的承诺,仿佛为北漂一族抛出了橄榄枝,为自如客构建了一份自如情怀。但随着资本的进入,自如规模的扩大,自如客的增多,这份情怀却愈发无处安放。

      不仅不被允许养宠物的合租条例不断被打破。在北京清理违规建筑时,自如提出的优化间被指是不合规的隔断房。在房租上,自如已经悄悄抹去了自己曾经的承诺,近年来连番上涨的租金也成为不少租户逃离自如的理由。而与房租上涨相对的则是人们对自如表里不一做法的不再信赖。

      去年11月,自如便被曝出甲醛超标,随后自如提出了对受到影响的租户提出免租换租或退租的补偿措施。然而,自如甲醛超标现象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,陆续有租户透露自己住进了甲醛房屋,被租户发现并向自如索要赔偿时,等来的是被要求签订一份带有“封口性质”的和解协议,而曾经的赔偿政策却在今年6月消失不见。

      原本因利益原因,未合规出租房屋使得用户健康受损已是做错,又变相封口更是错上加错,让人们对于长租公寓领域安全的信任大打折扣。

      自6月中旬开始,P2P行业陷入平台密集爆雷潮,迎来了“至暗时刻”。据速途研究院《2018年Q2国内P2P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从6月份到8月9号,P2P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累计有385家,其中6月份84家,7月份253家,8月1-9日共计48家,其中不乏有停业的、跑路的、转型的、提现困难的、分期体现的,还有被刑事拘留的。

      上百家P2P平台爆雷,让不少投资者成为了“金融难民”,甚至有人损失金额高达千万元,一夜回到解放前成为了投资者们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    收到牵连的,还有这些P2P的发行平台。京东和斐讯推出了“0元购”活动,需要参与用户购买连璧金融的理财产品,导致了资金转入联璧金融。6月23日上海松江公安分局通报,联璧公司涉嫌违法犯罪正在被公安部门侦察,导致近300万投资者血本无归。随后,京东将有关斐讯、联璧金融等所有相关产品下架,用户无法取证,引起受害者强烈不满。

      对于发生爆雷的平台,出借资金的坏账率是很棘手的问题,当其中一个项目发生问题时,往往没有警告投资者,而是通过刚性兑付掩盖坏账,利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偿还前面投资人的本息,一旦资金链断裂,便会发现平台的账面与欠的债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。更有平台者,打一开始就在玩庞氏骗局,P2P不过是老板们实现发家致富的一个幌子罢了。

      更何况在大笔资金池面前,总有人想打歪主意。正如弗里德曼说: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你想要别人的利,别人想要你的本。

      对于今年的互联网公司,可以说是开启了“上市”模式。爱奇艺、小米、优信、B站、虎牙、美团、映客、宝宝树、拼多多、趣头条、腾讯音乐、蔚来汽车、北汽新能源……纷纷在A股、港股、美股寻找自己上市的出路。

      此次上市热潮之中,用“挤破头也要上市”来形容互联网企业现在对上市的热情,并不算夸张。

      7月9日,小米在港交所敲响上市钟声,既是港交所重新启动“同股不同权”机制第一股,也是今年最大的IPO。7月12日更是出现一大奇观,同一天8家公司登录港股,8家公司9:30同时在港交所敲钟,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:锣都不够用了。所以摆上了四面锣,两家公司共敲一面锣。

      然而,在“挤破头”上市的光鲜背后,却是一片“血直流”的首日破发的惨象。数据显示,2018年以来港交所新股破发率高达72%。

      谈到各家“头破血流”也要上市的原因,据业内人士称,之前一个接一个的互联网风口蜂拥而至,令一些创业企业在一级市场拿到很高的估值,但不少基金们的募资却越来越困难,导致商业模式还不明确、需要继续烧钱的新经济企业不得不赶快来到二级市场。

      8月24日,浙江省乐清市一名20岁姑娘乘坐滴滴顺风车后失联。8月25日,犯罪嫌疑人钟元在乐清落网,并交代了对杀害赵某的犯罪事实。8月25日,滴滴发布道歉和声明,并第一时间成立安全专项组配合调查,同时做好家属善后工作。

      而后滴滴在加大安全方面动作频频,自8月27日零时起全国范围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,同时多次召开司乘意见征求会客服体系将继续整改升级。

      9月8日,“全程录音”试运营,录音文件直接加密保存,保障司乘隐私。9月13日,滴滴启动了司机安全培训计划,未通过的司机无法出车接单。9月15日,滴滴新版增加“一键报警”功能。

      10月26日,滴滴方面公布了《安全无止境,滴滴整改持续进行中》的公告,内容涉及了滴滴在宣布“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,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,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”后的一系列整改成果。

      在越发严格的监管下,网约车司机合规化将成为重中之重。加上其余网约车玩家趁机发力,抢夺滴滴市场。内忧外患之下,安全与市场规模,滴滴又将作何选择?在一系列动作之下,毫无疑问,滴滴选择了安全。

      9月2日,网传京东CEO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。京东官方对此进行了回应,称刘强东在美国商务活动期间,遭遇到了失实指控,将针对不实报道或造谣行为釆取必要的法律行动。

      9月4日,刘强东风波后首次现身,出席某集团的合作签约仪式,与旁人谈笑风生,心情似乎并未受到影响。9月8日,面对网络质疑,刘强东借京东发声,表示会继续领导公司。对于可能遭遇的集体诉讼,将据理力争。

      随后,关于刘强东的花边新闻此起彼伏,从刘平时为人处事的作风,到与奶茶妹妹的家庭关系,一切变得扑朔迷离。但当年“创业要走‘正道’,不能钱赚了,自己进去了,老婆孩子带着钱跟着别人过了。”的正面人设彻底崩塌。

      12月22日,经过三个半月的调查后,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,其将不会对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先生提起任何指控。原因是刘强东在聚会过程中女王一直主动,而事后则是通过多方索要钱财。

      遭遇“仙人跳”的刘强东,赢了官司却输了家庭。刘强东在声明中提到:“无论如何,事发当天我的行为都给我的家庭、特别是我的妻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为此我感到十分的自责和后悔。我已经第一时间向她坦承了事实,希望她可以接受我最诚恳的道歉,我一定将竭尽全力去弥补此事对家庭的创伤,重新担当起丈夫的责任。”

      2月11日,“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”带火了区块链,群里讨论的主题主要围绕区块链行业应用,也就是所谓的“链圈”。其中,薛蛮子、李笑来、陈伟星、帅初等是区块链的最早参与者,随后发展并集中了500人的KOL阵容。

      2月24日,朱啸虎在朋友圈转发一条雕爷写的关于区块链解毒汤的文章,并表示不要拉他进各种3点钟群,有些风口宁愿错过,有些钱宁愿不赚,否则晚节不保。

      这种说法立马引起了陈伟星的反驳,称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比币圈高级吗?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有全球股市泡沫高吗?朱啸虎则回应称,ICO这种考验人性的模式从来没有成功。

      两人的讨论也代表着圈内的两个派别。一部分传统VC机构投资者认为,ICO项目中99%是骗子,更多是投机而非投资。生长于区块链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则认为,过去中心化的传统机构终将被取代。更多人则是观望态度,他们期盼登上区块链这趟火车,同时也希望看清火车头前进的方向。

      作为一项技术,区块链曾被写入BAT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巨头公司的研发计划当中,一度让区块链成为行业投资者与投机者趋之若鹜的风口。然而在币圈大佬看来,区块链只是为ICO发行的幌子,靠着收割一茬茬“韭菜”,充盈自己的钱包。

      在9月10日教师节当天,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发出题为“教师节快乐”的公开信宣布: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,即2019年9月10日,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,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。

      马云表示自己“退休”以后,仍然还是乡村教师代言人、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主席、马云公益基金创始人、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……但他强调会把生活的重心都投入到教育和慈善公益活动等领域去,其本人也在多个场合提到,教师是他最喜欢的职业。未来,他也将更多地回归他这一身份。

      将在一年后接任董事局主席的张勇,被马云称为合伙人机制下人材梯队中的“杰出商业领袖”。这是马云深思熟虑、认线年的计划。马云因此认为,阿里巴巴已经“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”迎接董事局主席的交接,这也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、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。

      如今网友们叫他“马爸爸”。对此,这个54岁的男人回应道:“请叫我马老师。”

      2018年即将过去,那些开心的、不开心的,精彩或是遗憾事情,虽五味杂陈,却都已经成为历史。既是对蹉跎岁月的铭刻,又是明天前进路上的风向标。

      时间不曾静止,生活还将继续,互联网发展也不会停步。2019年,速途网将继续作为互联网大潮浮沉的观察者,陪你见证每一个不容错过的瞬间。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速途网年终特刊:2018中国互联网十大新闻